該死的溫柔

故事的開頭,要從我那個交往四年的男友說起。

今天,他來找我了。

四年時間,足可以讓我們兩人去民政局領證,也可以驗證一個男人的真心。我想過跟他之間的很多個結果,唯獨沒有想到這一個。

擰開手中的啤酒瓶,我大口的抿了一口。回想起白天發生的事情,一瞬間,眼淚就涌了出來。

我的男友叫范思賢,我們的戀情,是從大學開始的。

兩個人的第一次發生在我剛畢業那一年,2012年。那個時候我和男友已經談了一年,愛情沖昏了頭腦,就同居了。

去年七月,我住進了他的家中,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,我們沒有結婚證。

閨蜜三番五次提醒我,婚前同居已經是大忌,何況是和父母一起住,簡直就是自尋死路。我沒有告訴閨蜜,和范思賢搬到家中,是有原因的。

去年年初,范思賢和幾個朋友合伙開了一間游戲工作室。開始蠻賺錢的,后來,倒閉了。開工作室的錢是婆婆貸款來的,三萬元。外加男友信用卡兩萬,我們一共欠了五萬塊錢。

我們生活在二線城市,房租每個月要1500,加上水電燃氣費生活費,還要還錢,早已經入不敷出。

無奈之下,范思賢聽從婆婆的建議,搬回了家中。

你沒看錯,我稱呼她為婆婆,因為在我的心底,真的把她當成了婆婆。

原本我以為,這是幸福的開始,沒有想到,這才是悲劇的開始。

婆婆的真實面目,在這一年內,慢慢的,揭開了面紗。

今年五一我父母過來,飯桌上,我能感覺到公婆的傲慢態度。晚飯之后,爸媽要去酒店,就跟公婆說明天不過來打擾了,誰知婆婆居然說了一句:我們工作忙,明早也沒時間給你們燒飯。

前天懷孕的大嫂過來了,婆婆叮囑我,大嫂懷孕,身子不方便,燒飯洗衣,讓我來做。原本這也沒什么,沒有想到,婆婆居然還說,讓我每天飯后帶著大嫂去樓下散步,說是對胎兒好。

我以為只是我的錯覺,沒想到,事情會更加變本加厲。

關于那五萬元欠款,婆婆是分毫未出的。我和范思賢省吃儉用,整整一年,才還完。我的工作是做文案,和設計圖,因為有幾個老顧客支持,在家就能上班。去年工資最高的一次,將近兩萬元。給婆婆買了護膚品和鞋子,給家中添了洗衣機和空調。她什么都沒說。

至于我自己,除了一雙雪地靴,我什么都沒給自己買。

朋友說我太傻,說范思賢欠錢他父母都沒幫忙,我瞎忙活個什么勁。說真正的兒媳沒盡贍養義務的多的是,我這還沒結婚,怎么就主動上交了。

我倒是覺得沒什么,只要范思賢對我好,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。

剛畢業的那會,找工作,忙碌,又辛苦。在這座城市的最邊緣,我和范思賢租了一間二十平的房子,在那里,有了我們第一個家。當時,他還沒畢業,我一個月的工資,只有一千塊。一個人賺錢,兩個人花。

未完,[自動加載所有內容]。如果顯示不完整,請從網址閱讀:http://www.www.bsrep.com/xs-712/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