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這一日烈日當空,氣象臺發布了最高級的高溫警報,稱這一天是歷史上最為炎熱的一天。

走在路上仿佛感覺整個人都要被烤化了一般,狗尋了個蔭涼地便懶洋洋的趴在那里不愿再動彈一番,街上的商店幾乎都是大門緊閉,生怕一絲熱氣鉆了進去似的,破壞了空調帶來的舒適,而沒有安裝空調的商店,風扇也是開到了最大檔。

也就是在這一天,市中心醫院的一個產房里,一個男子在門口來回踱步,時不時想往手術室大門的玻璃窗里看一眼。另外一個女子則是很淡定的端坐在長排椅上,一臉的嚴肅。

“空正,你別轉了,我頭都被你轉暈了。”女子忽然出聲道,她的頭上盤了一個很高的發髻,一支木質的簪子從中橫穿而過,挑起了整個發型,顯得頗有威嚴。

“姐,護士說林嵐早產加難產,你說我怎么能不擔心?”男子的雙手不斷的搓著,眉頭鎖成了一個“山”字,相比于那個女子,這男子的五官倒是顯得稚嫩了不少,不過這阻礙不了他的俊氣。

“我算了一卦,只是有驚無險。”女子面不改色,繼續說道。只是這一次,她站起身來,拍了拍那男子的肩膀,“正午出生,陽氣最盛的時刻。空正,如果是個女孩子,她也許會是我們杜家有史以來最有潛力的苗子。你還是堅持你的想法嗎?”

“姐姐,你走的是這一條路,你應該知道有多苦。現在我事業有成,并不是說不能養家糊口,我只希望我的孩子平平安安的長大,不想她走杜家人的老路。”杜空正懇切的說,“姐姐,我求求你。”杜家,女子才是家主,所以如果他姐姐不同意,那么他的想法再怎么堅定也是無用。

“再看看吧,興許又是個男孩兒呢。”杜空揚喃喃,其實她的卦早已經揭示了產房里還未出世嬰兒命運的一角。的確不是杜家人的老路,但也不是如她父親所說平安平凡的長大。

“啊——”隨著杜空揚的話音剛落,產房里便出了嬰兒尖銳的哭喊聲。下一刻護士激動地跑出來說:“母女平安!”

再下一刻,杜空正看見這孩子的時候,臉上的表情都僵在了那一刻。

命,果然都是注定好的。她是杜家的女人,所以無論他這個做父親的如何想保護這個孩子,還是改變不了。

這個孩子只比他的拳頭大一些,因為是早產,所以早早的被送進了嬰兒室里進行觀察。整個皮膚并沒有嬰兒的紅潤,反而有些病態的蒼白。最扎眼的便是那孩子的眼睛,睜一只,閉一只。

“天生的陰陽眼。”杜空正有些頹廢的自言自語。

杜空揚看見這孩子的時候,也愣住了。像她們這種人,都是有陰陽眼的。只是從沒有人是天生的,都是后天修煉。

未完,[自動加載所有內容]。如果顯示不完整,請從網址閱讀:http://www.www.bsrep.com/xs-731/1.html